pisces

【方王】花吐症

*谦谦生快!


*掉落!


*它很甜的







柔软的花瓣碾过喉咙的感觉并不太粗暴,至少比起他曾经不小心吞下硬糖时要好的多,只是萦绕在鼻尖的丝丝花香让他来的有些难受。

 

方士谦咽下含在嘴里的最后一口红酒,而电视中与装修典雅的房屋格格不入的流行音乐刚奏完最后一个音符。他拿起空的红酒杯走向厨房,失神落魄地叹了口气,那个思念的人实在过于遥远。

 

说起来似乎有些难以启齿,商路顺畅如今已坐拥巨额家产的方士谦,在情场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新人,遇到喜欢的人他会变得没有办法好好组织语言,会脸红,会心跳加速。

 

事实上这是一场一见钟情的单恋,他与那位当红歌手王杰希。

 

初次见面是在王杰希为自己品牌的商品做代言的时候,他偷偷地跑去看,一去就仿佛把心都落在了那里。方士谦从一开始就知道那不是普通的仰慕,对于恋爱什么都不懂的他却只有这一点一直都泾渭分明。而与此同时理所当然的开始了自己的追星之路,购买唱片、周边,去看演唱会,甚至连签名会都带着帽子和墨镜偷偷地去了。

 

有时候方士谦会觉得这是一份甜蜜的负担,比如走时在宴会上,他总是只迅速地瞥对方一眼,像是做错事了心虚的孩子,然后快步走到角落里,自以为不起眼地小口抿着酒,惊叹于王杰希出入于各个人群之间游刃有余出类拔萃的谈话技巧。

 

王杰希是个很有分寸的人,从口中掉落的零散玫瑰花瓣拉回了方士谦的思绪,正是因为如此,大概王杰希的一辈子都会走在他自己既定的路线上,而他的计划中,绝不会有一条是与一个男人的在一起,更何况是一个对这段恋情抱有如此沉重执着的人。

 

他曾经和朋友黄少天说过自己有一个很喜欢很喜欢的人——这大概是他唯一一次对别人说起这事。

 

“花吐症?”

 

黄少天倒吸口冷气,

 

“你说人垂死总有些求生意识,你怎么毫无动作呢?要我去帮你打通打通关系不大老板?”

 

他最后的口吻虽有些揶揄,但担忧的神色却是确确实实一览无遗地展露在了脸上。

 

“不用了…”

 

方士谦的喉咙像烧着了似的疼起来,话筒对面的人是圈内的王牌经纪人,他猛然觉得自己不该打这通电话,这一举动宛如给在沙漠中行走的人递上一碗水,还逼着他不许喝。

 

“醒醒吧方士谦,你以为你为什么会只给我打电话只和我说?人都到生死关头了,还有什么放不下的,要是我,强吻也得吻上去啊。”

 

“好歹是和你们合作过的歌手,我相信你一定有联系上他的法子的。”

 

这句话宛如压过他心中的最后一棵稻草,方士谦承认自己确实退缩了,因此才会打电话给最熟悉这个圈子的朋友,想要再多些情报,多些让自己行动的理由。

 

但是这所有的理由汇聚起来,依然冲不破他心中自己树立的堤坝——一份过于沉重的爱意能给人的带来的,是短暂的甜蜜与无尽的枷锁。

 

我不能折断他的翅膀,方士谦心想,毕竟他就喜欢对方自信又优雅飞翔的模样。

 

方士谦觉得自己的心里是一片干涸的土地与无尽的荒芜,他放下酒杯的时候甚至有些手抖,而只在这刹那间他的眼前就已溅起晶莹的玻璃碎片。

 

叹口气收拾好,方士谦掏出手机的时候食指刚才划到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他自己贴了个皱巴巴的创可贴上去。

 

“要是我去世了会怎么样?”

 

电话那头是死一般的寂静,方士谦的助理几乎是从他创业之初就跟着他,好几年的打拼让他们之间有着深刻的信任。

 

“算了,你还里的代言咱们产品的艺人不?我想请他再来拍一套宣传照。”

 

方士谦感觉自己的指甲陷入了柔软的掌心,拒绝了对方给他请一位心理医生的委婉建议——他给自己看病的机会只有一次。

 

“请问能否赏光一起共进晚宴?”

 

方士谦在诺大的会议室里踱着步,突兀响起的声音让黄少天翻书的手出现了一秒的迟疑。

 

“我多希望时间能在今天定格,”

 

在无数次站起坐下以后方士谦又坐了下来,一朵花瓣这么毫无征兆就顺着他的唇边滑了下来,稳妥地落在早已准备好的黄少天的掌心里。

 

“你别碰,”

 

他着急地从对方手中夺回了鸢尾花的花瓣,没好气地说,

 

“你不知道这病会传染吗?”

 

黄少天的回应是一个暖暖的哈欠,

 

“我早就脱离单身了你不知道?我以一个前辈的身份告诉你,与其在这磨磨蹭蹭的还不如现在就一通电话把人叫出来,你家那位王先生现在没工作。”

 

方士谦说这么长一段话他能记着的就只有‘你家王先生’这么五个字,黄少天翻个白眼就打算甩手走人了,

 

“真不知道我是怎么脑子抽筋了浪费一下午的生命陪一个恋爱中的傻子。”

 

对,他甚至还动用自己在工作以后所剩无几的脑细胞给方士谦出了个拍含有亲吻镜头的描述两名男性爱情故事宣传短片的主意,然后在看到对方腾的一下变红的脸以后默默地把下一句话咽回了肚子里。

 

王杰希来的那天方士谦似乎已经快要病入膏肓了,喉咙传来的疼痛已经让他连水都不想喝。

 

拍摄结束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方士谦坐在那儿门口的沙发上,在几个小时暖气的熏陶下头脑变得昏沉起来。

 

“嘿!”

 

幸而他的意志足够坚挺,让他在半梦半醒之间睁开眼睛看到面前走过的穿着米色风衣的人。

 

“天已经不早了,”

 

方士谦觉得自己的喉咙更疼了,

 

“不如咱们一起去哪儿吃个饭?”

 

话甫一说出口他就后悔了,事实上他早已预订好双人座的酒店,而等到了那儿王杰希就会发现他话里自相矛盾的地方。

 

他们走过去的路上下起了雨,他撑开早就准备好的伞,在雨里散开的是浓郁的丁香气息。他比王杰希要稍微高那么一些,肩并肩走着也不觉得多么奇怪。

 

方士谦是打算在上红酒的时候告白的,要是成了朋友再告白反而会更难以说出口,他选的位子很好,靠着窗,到了晚上能看见对面大厦的灯光秀,方士谦紧紧握着刚喝过一口的玻璃杯。

 

“我喜欢你。”

 

他边这么说道,对面姹紫嫣红的光线也应景的亮了起来,他却难以忍受这尴尬的气氛,起身就准备去厕所洗把脸,他快要压不住唇齿间堆叠的花瓣了。

 

“等等。”

 

王杰希拉住他的手腕,

 

“不想要我的答复吗?”

 

王杰希的唇是凉的还带着淡淡的酒香,花瓣也因此而洒落一地,方士谦却根本无暇顾及这些,还有那朵新飘散出来的百合花。

 

他的脑海里只飘过那句似乎在哪儿听过的歌词——

 

‘我说所有的美酒都不如你。’




-END-

评论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