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sces

【百日王黄D52】

每次都在半夜赶稿x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paro


它大概是个上





王杰希的吻落在唇上的感觉是轻柔的,至少比起曾经吐出某些刻薄语言的时候要来的温柔的多。可黄少天现在只觉得身上指哪哪痛,他活动了一下手腕,那儿还清晰地残留着粗糙麻绳留下的触感。他是一天前因为得到的错误情报而被抓到这儿来的,幸而他们似乎是打算和这个蓝雨的王牌慢慢地打消耗战,不然黄少天自己也不知道是否还能够安然无恙地站在这里。

 

他抬头悄悄瞥一眼竞争对手的侧脸,然后不得不承认在这件事上差了对方一截。黄少天有点儿颓然的坐在他们一起租住的屋子里的床上,他确实因为熟悉的洗衣粉的味道而一下子平静了下来。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似乎也就是水到渠成了,只是昏暗的灯光下他快要看不清对方的脸。

 

王杰希把他的衬衫扣子从下到上解了一半多,黄少天不知道是因为突如其来的冷气还是指腹的触碰瑟缩了一下。

 

“呼……”

 

他长出一口气,

 

“你不知道那儿的床板硌的我太难受了。”

 

黄少天撑着身子坐起来了点,不知是不是因为已至深夜的关系,他觉得现在的气氛压抑的有点诡异,连带着话都少了起来。

 

王杰希就抬头看他一眼,握住脚踝往下一拉就让他又回到了一番思想斗争之前所处的位置,身上人棕色的发梢时不时遮住屋顶本就不甚明亮的唯一光源。

 

黄少天伸手去摸遥控器,他想起是自己进房时打开顶灯没调亮度就把这玩意随手一扔,王杰希却先他一步拿起了那个本不起眼的物件。

 

两秒钟以后黄少天才恢复视力,他气的差点把王杰希顶翻。

 

“你干什么,怎么平时看你不像是有这种情趣呢?你起来我先去洗个澡。”

 

“别去。”

 

王杰希的嗓音有点哑,

 

“做完了一起。”

 

黄少天翻过身把王杰希压在身下,尽管他的四肢与背部还隐隐作痛,他猜想王杰希也好不到哪儿去,来救他的时候脸上还带着不知道怎么来的划伤。

 

他想过自己很多种逃出去的办法,也想过会不会有人来救自己,他想过很多个拉开那扇门或是割开那扇窗的人,却万万没想到是那个自己最不想把丑态与弱势的一面暴露在他面前的人。

 

一瞬间他想人生重来算了,然后下一秒钟就被拉着手乖乖跟着他逃了出去。

 

黄少天觉得那时那种感觉和私奔没什么两样,他到现在都不知道喻文州是否知道他已经成功脱离险境。

 

不过王杰希是个做事妥帖的人,他如此对自己说道。

 

尽管大概只是炮友的关系,他对王杰希此人却是极度的信任外加几分依赖。

 

大概是因为他早在建立关系之前就对人有非分之想的关系的吧。

 

是了,黄少天有点心虚地摸摸鼻子,他对王杰希抱有炮友关系之外的感情好久了。

 

久到他已经不记得确切是哪个瞬间,或许是他挑衅的言语被对方淡然化解的时候,或许是合作任务时他皱着眉的侧脸,也可能是对待自己队员时耐心细致的态度。

 

不过这都不重要了——反正他认了。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