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sces

【谦喻谦/叶黄】无题

*大概背景是民国时期(这不重要


*一个烂尾的小故事(


*这篇实在是,想不出题目x


*主谦喻谦副叶黄






01

 

“我家那口子拜托的。”

 

对面的人推过来一个信封,方士谦迟疑地拿起来,心想这叶修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内涵有节操,也知道这事儿大概推辞不了,早几年他去留洋之前,还是叶修一封推荐信一锤定音,人情欠了这么多年,大概是来找他讨了。

 

方士谦也不别扭什么,三两下就把认认真真糊好的信封给拆开了。

 

“我……”

 

看完他抬起头,对上叶修的眼神,

 

“我去。”

 

 

02

 

然后他就坐上了去南京的火车,一路颠的他屁股疼得紧。

 

信上的字还挺好看,笔锋有力透着股儿刚劲,他想打趣说没想到你对象这么有文化,叶修却没给他这个机会。

 

按照叶修的话说,这信是落款那人托了黄少天带来的,至于黄少天是谁——自然就是他一开始说的自家那口子。

 

黄少天方士谦虽没见过,却是听说过的,按照现在流行的说法,那就是和叶修一起搞事情的——作为当地的军阀叶修算个名人,各种虚实夹杂的故事层出不穷,方士谦听说过最夸张的版本是叶修和黄少天有一次偶尔间躺在一起看星星,聊着聊着就看对眼了,关系一下从陌生人进化成了恋人。

 

方士谦对此嗤之以鼻,他怎么不知道叶修喜欢躺地上看星星的?

 

他把在茶馆听的故事一股脑儿和叶修说了,然后又问到底是咋回事。

 

叶修抽了口烟才缓缓开口,说有天我家狗跑没了,找到的时候少天正抱着它,好吃好喝的比平时在家待遇都高,它就不肯回去了,我没办法就把少天一起带了跑了。

 

方士谦说你这还不如躺一起看星星,又说没文化真可怕讲个故事都干巴巴的没点意思。

 

两个大男人谈恋爱有什么好说的。

 

叶修边吐出口烟边说,一片白茫茫的衬托的意境还挺美。

 

 

03

 

这会儿正值春天,方士谦下了火车就觉得懒洋洋的,又想起来叶修和他说过有人来接,才挺直了背又翻好衣领。

 

“方士谦先生?”

 

他愣了愣,又点点头,对方的声音实在太像是夹杂着春风。

 

“我是喻文州,”

 

那人松了口气,想要接过他的行李,方士谦却急得向后跳开一步,他最怕不认识的人对他太好。

 

喻文州也不尴尬,就接着刚才的继续说。

 

“很抱歉没亲手把信交给您,少天他说这事儿一定得交给他来办。”

 

他们坐车从火车站去了G大,路上方士谦知道了这喻文州和黄少天是竹马竹马,在G大教国语的。

 

“喻老师…”

 

方士谦抓着自己的袖子开口道,

 

“我这人吧,可能不太会教书。”

 

喻文州安慰他说别担心,客座教授不会有太大的负担。

 

“能请来你是我的荣幸。”

 

他下车时说,然后绕去另一边帮方士谦拉开了车门。

 

 

04

 

方士谦第一次上课的时候确实挺害怕的,对着下头好多双眨巴眨巴的眼睛他差点连英语都不会说了。

 

而喻文州的课很好听,有空的时候方士谦常常坐在离后门最近的座位,第一次来的时候还知道伪装,在有一次被喻文州点起来回答问题以后他尴尬地咳嗽一声,从此大大咧咧地出现在对方的课堂上。

 

方士谦来学校的时候总会去喻文州的办公室坐会儿,而后后者便会为他倒杯新泡好的茶。

 

白皙有力的手指勾住茶壶的柄,一如他曾经看到的,轻轻敲击着方向盘,或是指着书上的某个段落耐心地和他讲解的时候一样。

 

问喻文州问题的时候他的心跳快的像回到了以前上学那会儿,拿着本作业本战战兢兢敲开办公室门那会儿,只是年龄相近,或许用悸动来形容这样的感觉更为贴切。

 

后来他发现喻文州偶尔会轻轻抚过教室最后一排他的专座——或许还残留着些许他的体温,在下课人们都走散了以后。

 

 

05

 

“喻老师,你身上真香。”

 

方士谦努力回想着自己昨天看的小说里的场景,喻文州忍不住的轻笑让他一下红到了耳根。

 

“看来……”

 

喻文州故意拖长了语调说,

 

“方老师这是醉在我的茶里了。”

 

 

-END-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