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sces

【方王】情画

*题目 @不加糖的双皮奶 取的


*一千字小短篇 BE


*类萤火之森paro,设定王杰希不能离开那座山





情画


01

 

方士谦记得,第一次来到这座山的时候,是一个暑假,他尚活在黑暗世界中的时候。

 

 

02

 

他焦躁不安的心情彻底被大山透着些泥土芬芳的空气抚平了。

 

山上的小别墅也是个极静的地方,方士谦一度放下浑身的戒备,想把身心都毫无保留的交付到大自然手中,好好享用他恢复视力之前的最后一个假期。

 

可是他很快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除了父母,就在他的周围,这片小小的土地,还存在着第三个人的呼吸。

 

是那种你能想象出当他靠近,气息轻轻喷在你的颈脖与发梢,平稳而让人安心的感受。

 

那时的方士谦觉得这是山的呼吸。

 

由于没有视力的缘故,方士谦的其他感官比之普通人要来的更敏感些,让他能在一切外物到来之前做好万全的准备,他从来没有想象过能与父母以外的人如此亲昵,看不见永远是他内心最深处的恐惧。

 

 

03

 

他终于在第三天窥探到了事情的端倪。

 

那天他一个人偷偷跑了出来,沿着他走了十数次的山间小路跑了下来,却在跑到溪边的时候忘记了刹车。

 

有一股不由分说的力量把他拉了回来,然后让他与并不坚硬的地面来了一个亲密接触。

 

方士谦用力的在地上留下了几条抓痕,来抑制住自己生理性想要流泪的冲动。

 

“你想过河吗?”

 

陌生的声音让方士谦几乎是一下蹙紧了眉头,旋而又意识到这个声音属于那呼吸声的主人。

 

那人轻轻推着他的背,凑到他耳边说,

 

“跟着我走。”

 

还有

 

“别碰我。”

 

方士谦觉得痒痒的。

 

他似乎快要迷上对方低沉且起初似带着几分疏离的声音。

 

至于那句似乎有些伤人的话——没关系呀,他心想,毕竟他才是那个在过去十几年中想要与人保持距离的那个。

 

他能听到水流发出了些许异样的响动,是那人为他淌了水。

 

他的内心像不停的被填充着柔软的海绵。

 

 

04

 

与那人交朋友确实是件容易的事。

 

他习惯了每天跑出去和那人汇合,然后又在傍晚时分在森林的出口处离别。

 

那天他终于问出那个积在心头许久的问题,

 

“你叫什么名字?你看,不然我不方便叫你。”

 

那头沉吟片刻才回答。

 

方士谦先是把“王杰希”这三个字在心里碾磨了好几遍,

 

“你能教教我怎么写吗?”

 

王杰希附上他的手背时带了副手套,这不禁让方士谦低落了一会,即使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依然无法触碰到这个,他第一次生出依赖与眷恋之情的人。

 

 

05

 

他还有最后一天的假期,方士谦想,今天一定要碰到他。

 

可是他似乎把王杰希弄丢了,无论他怎样呼喊依然得不到对方的回应。

 

最后他去了那个王杰希曾经告诉过他,能看到日出日落可以思考烦恼的地方。

 

王杰希在烦恼吗?

 

这个问题盘踞在他的心头久久不能离去。

 

 

06

 

当方士谦感觉自己陷入一个温暖的怀抱时他发现王杰希的告别可能比他想的更加直接。

 

他感到对方把头靠在自己的心口处大口,怀抱着他的双臂用力到要将两人互相嵌入其中。

 

他分不清是过了一瞬还是许久。

 

“再见了,快回去吧。”

 

王杰希的声音变得比平时飘渺。

 

 

07

 

当摘下眼罩看到第一缕光线的时候,他才敏感的意识到,那可能不是告别,是诀别。

 

曾经为了对方激烈跳动过的心脏,那个缠绵的拥抱,这种种事实仿佛都如过往烟云一般飘散,仿佛尘埃回到大地,无论曾经如何轰轰烈烈都到了该面对现实的时候。

 

水到渠成的,方士谦成了一名画家。

 

 

08

 

世人如此评价他的山水画——画中有人,画中有情。

 

 

09

 

王杰希之于他,是山,强大神秘而具有吸引力,他曾经直白地表达过这份爱慕。

 

却未曾透露他与那人不过一个名字与一个拥抱的交情而已。

 

因为这显然已取代当年那份恐惧,成为了他内心最柔软的部分。



-END-

评论(3)

热度(26)

  1. 不加糖的双皮奶pisces 转载了此文字
    请叫我起名专业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