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sces

【百日王黄D64】



基友给的梦里和现实世界是相反的脑洞w




01 


黄少天已经不记得他是什么时候开始这段冗长的梦境的,每天晚上就像看了一场大型电视连续剧,一早醒过来脑子里也昏昏沉沉的。

 

或者这是病,得治。 可他舍不得。 


他不记得从哪儿听说过,梦境总是与现实世界相反的,或许是小时候做了噩梦抽泣着被安慰的时候,或许是偶尔心血来潮上网解密梦境的时候,或许是心烦意乱被人开导的时候。 但总的来说结局都是一样的,他们说梦里的不必当真,再把未来的生活夸的天上有地上无。 


而那时候的黄少天也确实没想过,居然会有本末倒置地羡慕起梦境的一天。



 02 


现实生活中他和横跨大半张地图的隔壁B市微草战队队长是不打不相识的好友。 梦里他和同样也是迷倒万千粉丝的王杰希是情侣。


 就是那种,晚上醒过来第一眼能看见床头合影的相框,再转个身照片里的人就躺在你边上那种关系。 


第一次做这梦的时候他醒来坐起身就是一句卧槽,然后被突然袭来的冷气冻的一哆嗦,又慌慌张张地钻进被子里去,脑海里刷屏的全是卧槽没有这么欲求不满吧,怎么办啊急在线等。


 在一次又一次铁的事实证明论坛网友不靠谱以后黄少天毅然决然地放弃了继续在超自然现象届摸爬滚打。 



03


 只是现在看来这一现象带来的弊病不只是睡得不太好而已,黄少天略有些拘谨地坐在离王杰希隔着一个位子的座位上。


 他在苏黎世酒店里从不知名的餐点中随便拿了一个,硬邦邦的面包吃起来味同嚼蜡。


 黄少天不用闭上眼睛梦里的场景都能浮现在眼前。 那时候他坐在靠门的最外边,王杰希坐在他的左边,他悄悄乘着没人注意的时候吻上王杰希的侧脸,然后嬉笑着对上对方转为带上无奈笑意的表情。


 后来黄少天醒了,他猜大概是吓醒的,毕竟那时候他自己就躺在苏黎世的大床上,和自己同房的人却与梦中不同。 



04


 后来黄少天想明白了,或者是狗粮吃太多终于开窍了。 


爱就要大声说出来,他这样想着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过了几秒又原封不动地放了回去。


 这个终极无敌EX难度副本一个人刷太难了,他心想。 



05


 后来拿冠军的时候他一个激动就抱住了身边的人,抬头一看才发现是王杰希,黄少天不露声色地又抱的紧了些,他眼前的视角渐渐的与梦中重合。


 这大概是个好现象,黄少天在飞机上睡的迷迷糊糊时这么觉得。 



06 


下定决心表白是在夏天的尾巴,八月底的时候。


 王杰希来G市的时候他们总是会见见上一面的。


 那天黄少天和他说等等你先别上来,王杰希说好。 他又说我喜欢你。 这次对面回的没那么快了,他差点就想按下电梯按钮逃跑了。


 “我也喜欢你。” 


黄少天吓得都站不起来跑不动了。 后来那天黄少天第一次享受到了睡梦中有微草队长王杰希拥抱的福利,他想自己或许不会再做梦了。



 07


 那天的梦像是电视连续剧的结局,他听见自己说,


 “我们分手吧。”





END

【百日王黄D59】

HP paro


脑洞全部来自 @不加糖的双皮奶 这个人


假装两个世界饮食文化差异大点()








最近黄少天染了个不太好的习惯——当然只有王杰希这么说而已。

 

这已经是他这个月第三次往麻瓜那边的世界跑了,黄少天将美其名曰巡逻,然后乐此不疲地带些土特产回来。

 

而王杰希就成了这一爱好的直接受害者,他发誓自己不会想再看到来自麻瓜世界任何长相奇怪被黄少天称为美食的食物了。

 

斯莱特林的学生也明显地从自家教授身上感受到一种难以名状的低气压,尽管他们对于近日王杰希频繁的扣分,特别是对于格兰芬多的,用四个字来形容就是乐见其成。

 

而这一切停止在某天清晨。

 

“格兰芬多扣十分。”

 

“等等!”

 

听到熟悉的自家恋人的声音,王杰希一直以来板着脸的表情终于破冰,他没由来的眼皮一跳,刚转过头就看见那头亮眼的金发。

 

“别啊,吃点东西消消气,扣分这种大家都伤心的事情就免了吧,你想我们读书的时候赚个一分两分也挺不容易是不是?”

 

然后他从袋子里拿出外面写有可O可O四个大字的瓶装液体,原谅王杰希实在对那黑漆漆的色泽无法产生任何好感。

 

而当液体冒出气又喷了一地的时候他实在是很想把眼前的傲罗因为携带危险物品罪而抓起来。

 

是,最好锁家里卧室里,干到没力气到处乱跑。

 

而格兰芬多学生心中的偶像黄少天心目中心慈手软的王杰希教授此时已经撤回了自己扣分的决定,端着那杯饮料坐在了自己的办公室座位上。

 

王杰希也问过黄少天麻瓜的世界有什么魅力。

 

黄少天说第一那边景点多,第二那边美食多,第三那边好看的妹子也很多。

 

第三条还没说完他拔腿就跑,过了约莫一分钟又从那头饶了回来。

 

他从后面抱住王杰希问,

 

“你不生气?不吃醋?”

 

王杰希明知道之前是玩笑话,本来藏在腹中的一点点怒气也被他的胡闹打散了。

 

回想起往事的王杰希又看一眼趴在桌上看着他的黄少天,心想这样也挺好,虽然总是三天两头的见不着人,硬生生过出了异地恋的感觉。

 

他叹口气,下意识地就把可O可O喝了下去,哦,倒是比前几天吃的通体绿色的蛋糕味道好上不少。

 

“听说喝了这个会不育哦。”

 

黄少天确实随随便便一句话就能让平时人们眼中最稳重的王杰希教授失态。

 

他实在很努力才忍住泼面前人一身的冲动,然后站起身,拉住面前人的手腕,

 

“虽然不知道它到底有没有这个功效,不过我倒是知道有一种药能够让男人也怀上。”

 

王杰希合上放在桌上的书,他正巧看到那一页,不过需要的药材太珍贵,熬制难度太高,在现代的可行度不高,这样说八分是带着些小小的报复心理。

 

后来发生了些什么就不为人知了,只是某因故请假三天被扣了工资的傲罗不得不在接下去的一段时间里安分待着好好工作了。





-END-

【方王】花吐症

*谦谦生快!


*掉落!


*它很甜的







柔软的花瓣碾过喉咙的感觉并不太粗暴,至少比起他曾经不小心吞下硬糖时要好的多,只是萦绕在鼻尖的丝丝花香让他来的有些难受。

 

方士谦咽下含在嘴里的最后一口红酒,而电视中与装修典雅的房屋格格不入的流行音乐刚奏完最后一个音符。他拿起空的红酒杯走向厨房,失神落魄地叹了口气,那个思念的人实在过于遥远。

 

说起来似乎有些难以启齿,商路顺畅如今已坐拥巨额家产的方士谦,在情场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新人,遇到喜欢的人他会变得没有办法好好组织语言,会脸红,会心跳加速。

 

事实上这是一场一见钟情的单恋,他与那位当红歌手王杰希。

 

初次见面是在王杰希为自己品牌的商品做代言的时候,他偷偷地跑去看,一去就仿佛把心都落在了那里。方士谦从一开始就知道那不是普通的仰慕,对于恋爱什么都不懂的他却只有这一点一直都泾渭分明。而与此同时理所当然的开始了自己的追星之路,购买唱片、周边,去看演唱会,甚至连签名会都带着帽子和墨镜偷偷地去了。

 

有时候方士谦会觉得这是一份甜蜜的负担,比如走时在宴会上,他总是只迅速地瞥对方一眼,像是做错事了心虚的孩子,然后快步走到角落里,自以为不起眼地小口抿着酒,惊叹于王杰希出入于各个人群之间游刃有余出类拔萃的谈话技巧。

 

王杰希是个很有分寸的人,从口中掉落的零散玫瑰花瓣拉回了方士谦的思绪,正是因为如此,大概王杰希的一辈子都会走在他自己既定的路线上,而他的计划中,绝不会有一条是与一个男人的在一起,更何况是一个对这段恋情抱有如此沉重执着的人。

 

他曾经和朋友黄少天说过自己有一个很喜欢很喜欢的人——这大概是他唯一一次对别人说起这事。

 

“花吐症?”

 

黄少天倒吸口冷气,

 

“你说人垂死总有些求生意识,你怎么毫无动作呢?要我去帮你打通打通关系不大老板?”

 

他最后的口吻虽有些揶揄,但担忧的神色却是确确实实一览无遗地展露在了脸上。

 

“不用了…”

 

方士谦的喉咙像烧着了似的疼起来,话筒对面的人是圈内的王牌经纪人,他猛然觉得自己不该打这通电话,这一举动宛如给在沙漠中行走的人递上一碗水,还逼着他不许喝。

 

“醒醒吧方士谦,你以为你为什么会只给我打电话只和我说?人都到生死关头了,还有什么放不下的,要是我,强吻也得吻上去啊。”

 

“好歹是和你们合作过的歌手,我相信你一定有联系上他的法子的。”

 

这句话宛如压过他心中的最后一棵稻草,方士谦承认自己确实退缩了,因此才会打电话给最熟悉这个圈子的朋友,想要再多些情报,多些让自己行动的理由。

 

但是这所有的理由汇聚起来,依然冲不破他心中自己树立的堤坝——一份过于沉重的爱意能给人的带来的,是短暂的甜蜜与无尽的枷锁。

 

我不能折断他的翅膀,方士谦心想,毕竟他就喜欢对方自信又优雅飞翔的模样。

 

方士谦觉得自己的心里是一片干涸的土地与无尽的荒芜,他放下酒杯的时候甚至有些手抖,而只在这刹那间他的眼前就已溅起晶莹的玻璃碎片。

 

叹口气收拾好,方士谦掏出手机的时候食指刚才划到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他自己贴了个皱巴巴的创可贴上去。

 

“要是我去世了会怎么样?”

 

电话那头是死一般的寂静,方士谦的助理几乎是从他创业之初就跟着他,好几年的打拼让他们之间有着深刻的信任。

 

“算了,你还里的代言咱们产品的艺人不?我想请他再来拍一套宣传照。”

 

方士谦感觉自己的指甲陷入了柔软的掌心,拒绝了对方给他请一位心理医生的委婉建议——他给自己看病的机会只有一次。

 

“请问能否赏光一起共进晚宴?”

 

方士谦在诺大的会议室里踱着步,突兀响起的声音让黄少天翻书的手出现了一秒的迟疑。

 

“我多希望时间能在今天定格,”

 

在无数次站起坐下以后方士谦又坐了下来,一朵花瓣这么毫无征兆就顺着他的唇边滑了下来,稳妥地落在早已准备好的黄少天的掌心里。

 

“你别碰,”

 

他着急地从对方手中夺回了鸢尾花的花瓣,没好气地说,

 

“你不知道这病会传染吗?”

 

黄少天的回应是一个暖暖的哈欠,

 

“我早就脱离单身了你不知道?我以一个前辈的身份告诉你,与其在这磨磨蹭蹭的还不如现在就一通电话把人叫出来,你家那位王先生现在没工作。”

 

方士谦说这么长一段话他能记着的就只有‘你家王先生’这么五个字,黄少天翻个白眼就打算甩手走人了,

 

“真不知道我是怎么脑子抽筋了浪费一下午的生命陪一个恋爱中的傻子。”

 

对,他甚至还动用自己在工作以后所剩无几的脑细胞给方士谦出了个拍含有亲吻镜头的描述两名男性爱情故事宣传短片的主意,然后在看到对方腾的一下变红的脸以后默默地把下一句话咽回了肚子里。

 

王杰希来的那天方士谦似乎已经快要病入膏肓了,喉咙传来的疼痛已经让他连水都不想喝。

 

拍摄结束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方士谦坐在那儿门口的沙发上,在几个小时暖气的熏陶下头脑变得昏沉起来。

 

“嘿!”

 

幸而他的意志足够坚挺,让他在半梦半醒之间睁开眼睛看到面前走过的穿着米色风衣的人。

 

“天已经不早了,”

 

方士谦觉得自己的喉咙更疼了,

 

“不如咱们一起去哪儿吃个饭?”

 

话甫一说出口他就后悔了,事实上他早已预订好双人座的酒店,而等到了那儿王杰希就会发现他话里自相矛盾的地方。

 

他们走过去的路上下起了雨,他撑开早就准备好的伞,在雨里散开的是浓郁的丁香气息。他比王杰希要稍微高那么一些,肩并肩走着也不觉得多么奇怪。

 

方士谦是打算在上红酒的时候告白的,要是成了朋友再告白反而会更难以说出口,他选的位子很好,靠着窗,到了晚上能看见对面大厦的灯光秀,方士谦紧紧握着刚喝过一口的玻璃杯。

 

“我喜欢你。”

 

他边这么说道,对面姹紫嫣红的光线也应景的亮了起来,他却难以忍受这尴尬的气氛,起身就准备去厕所洗把脸,他快要压不住唇齿间堆叠的花瓣了。

 

“等等。”

 

王杰希拉住他的手腕,

 

“不想要我的答复吗?”

 

王杰希的唇是凉的还带着淡淡的酒香,花瓣也因此而洒落一地,方士谦却根本无暇顾及这些,还有那朵新飘散出来的百合花。

 

他的脑海里只飘过那句似乎在哪儿听过的歌词——

 

‘我说所有的美酒都不如你。’




-END-

【百日王黄D52】

每次都在半夜赶稿x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paro


它大概是个上





王杰希的吻落在唇上的感觉是轻柔的,至少比起曾经吐出某些刻薄语言的时候要来的温柔的多。可黄少天现在只觉得身上指哪哪痛,他活动了一下手腕,那儿还清晰地残留着粗糙麻绳留下的触感。他是一天前因为得到的错误情报而被抓到这儿来的,幸而他们似乎是打算和这个蓝雨的王牌慢慢地打消耗战,不然黄少天自己也不知道是否还能够安然无恙地站在这里。

 

他抬头悄悄瞥一眼竞争对手的侧脸,然后不得不承认在这件事上差了对方一截。黄少天有点儿颓然的坐在他们一起租住的屋子里的床上,他确实因为熟悉的洗衣粉的味道而一下子平静了下来。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似乎也就是水到渠成了,只是昏暗的灯光下他快要看不清对方的脸。

 

王杰希把他的衬衫扣子从下到上解了一半多,黄少天不知道是因为突如其来的冷气还是指腹的触碰瑟缩了一下。

 

“呼……”

 

他长出一口气,

 

“你不知道那儿的床板硌的我太难受了。”

 

黄少天撑着身子坐起来了点,不知是不是因为已至深夜的关系,他觉得现在的气氛压抑的有点诡异,连带着话都少了起来。

 

王杰希就抬头看他一眼,握住脚踝往下一拉就让他又回到了一番思想斗争之前所处的位置,身上人棕色的发梢时不时遮住屋顶本就不甚明亮的唯一光源。

 

黄少天伸手去摸遥控器,他想起是自己进房时打开顶灯没调亮度就把这玩意随手一扔,王杰希却先他一步拿起了那个本不起眼的物件。

 

两秒钟以后黄少天才恢复视力,他气的差点把王杰希顶翻。

 

“你干什么,怎么平时看你不像是有这种情趣呢?你起来我先去洗个澡。”

 

“别去。”

 

王杰希的嗓音有点哑,

 

“做完了一起。”

 

黄少天翻过身把王杰希压在身下,尽管他的四肢与背部还隐隐作痛,他猜想王杰希也好不到哪儿去,来救他的时候脸上还带着不知道怎么来的划伤。

 

他想过自己很多种逃出去的办法,也想过会不会有人来救自己,他想过很多个拉开那扇门或是割开那扇窗的人,却万万没想到是那个自己最不想把丑态与弱势的一面暴露在他面前的人。

 

一瞬间他想人生重来算了,然后下一秒钟就被拉着手乖乖跟着他逃了出去。

 

黄少天觉得那时那种感觉和私奔没什么两样,他到现在都不知道喻文州是否知道他已经成功脱离险境。

 

不过王杰希是个做事妥帖的人,他如此对自己说道。

 

尽管大概只是炮友的关系,他对王杰希此人却是极度的信任外加几分依赖。

 

大概是因为他早在建立关系之前就对人有非分之想的关系的吧。

 

是了,黄少天有点心虚地摸摸鼻子,他对王杰希抱有炮友关系之外的感情好久了。

 

久到他已经不记得确切是哪个瞬间,或许是他挑衅的言语被对方淡然化解的时候,或许是合作任务时他皱着眉的侧脸,也可能是对待自己队员时耐心细致的态度。

 

不过这都不重要了——反正他认了。


【百日王黄Day44】上

吸血鬼狼人


沉迷游戏导致深夜赶稿到呕吐


于是决定下一次开车




01

 

王杰希是在一个雪天里收养了这个孩子的。他本不是一个好管闲事的人,却在看到那人白色的狼耳与狼尾的时候停下脚步折了回来。

 

吸血鬼与狼人到底算是交好的种族。而当他冰凉的手触碰到对方温热的体温时才意识到可能自己的怀里比起冰冷的地面并不能舒服多少,这婴儿却很给面子的在他的怀里蹭了会儿,紧紧攥住他胸前的衣服,然后发出一声满足的嘤咛。

 

回去以后王杰希第一次用壁炉生了火。

 

他一向是不喜欢吸食婴儿的血液的,因为他们的生命像雪花一样轻易地就会逝去了,照顾人对他来说更是一件困窘的事,幸而狼人有较人类更加出色的生存能力,能让他松口气。

 

 

02

 

狼人长的很快,没过几年,黄少天就已经是少年模样了,顺便一提这个名字是隔壁一位狼人首领叫做魏琛起的。

 

在婉言谢绝了对方递过来的什么类似于优质少儿睡前故事五百则的书以后他转身回房间哼着已经不记得是从哪儿听来的人类摇篮曲把黄少天给哄睡着了。

 

确定把一切安置完以后王杰希才小心地锁上门,竖起自己的风衣领子往外走去——毕竟黑夜才是吸血鬼的领地。

 

这已经是他第三次集会迟到了,尽管是平时严谨认真从不出丝毫差错也难免惹来些风言风语,王杰希对此素来置若罔闻,贵族吸血鬼的身份是旁人所不能动摇半分的。

 

 

03

 

黄少天已经不记得这是他多少次半夜里从梦中转醒了,也不记得是多少字盯着旁边透着凉意的被褥发呆,当然,睡在上面的人似乎也从来没能让他暖起来过。

 

尽管是在心里策划了很久的事情,当他真正拉住王杰希袖子的时候还是不出意料得变的窘迫起来。

 

“怎么了?”

 

王杰希倒是神色如常地转过身,现在他们之间的距离已经不需要他蹲下身去直视对方的眼睛。

 

黄少天说我长大了,边说还边悄悄抬头看看对面的反应,王杰希确实心里一惊,却又不动声色地藏了起来。

 

“那就换我来唱摇篮曲给你听吧。”

 

黄少天的记忆在这里就断片了,王杰希记得却清楚,说要哄他入睡的人嘴里迷迷糊糊地哼着歌,如同他们第一天见面那样靠在他身边用力握住他的衣角,然后沉入睡梦中,他倒是不明白自己冷冰冰的怀抱到底有什么好,倒是黄少天温热的体温一点点地传给他,仿佛快要把他整个人都捂热了。

 

后来黄少天解释说能让他安心的人,安心的地方,除此以外再没有其他。

 

那时王杰希才第一次觉得血液流进心脏是如此柔软又充满生命力的感觉。

 

 

04

 

黄少天成年以后的第一次月圆之夜过得颇为辛苦,他自然是记不得发生了些什么,只是映入眼帘鲜红的血迹斑斑驳驳的一直蔓延到王杰希的脖颈,他也约莫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他手足无措地想往旁边挪一些,却被王杰希给拉了回来。

 

原来和吸血鬼,连接吻的时候感觉都是凉凉的。



-TBC-

方王方48h首宣

孙哲平你根本不爱我你跟我在一起只是为了百花___壬迩亡梓:

请认真阅读以下内容。






活动专属tag:方士谦咄咄逼人对他…灌了一嘴奶






前面有一个相似的活动是发起错误了,用这个用这个用这个。


24h改为48h。




群戳这里☞ 548758672




 方士谦生日48h贺文活动。




1.48篇生日贺文+生日时间段的两篇掉落/随机掉落。


2.画手时间可重。


3.同样欢迎没参加活动的同好们来订阅tag并且蹭tag。


4.接受HE。




cp为:方王方。


也就是说,方王/王方/互攻均可。




11.09的0:00-24:00为活动时间。


参加的文章请标明tag与cp tag,方便整理。


参加48h的文章统一前缀:


 【方王/王方—喝奶吗!】


未参加纯属蹭tag的可以不加前缀。


如无特殊情况一人最多负责三篇文章。




我们的目标:


极其凑不要脸死皮赖脸地表现出这对cp的清奇画风(划掉)






加不上群欢迎戳负责人QQ: 548758672






 活动结束后会有整理。


 二宣出来时首宣会删除。




那么一起为方士谦和王杰希干一波大事情吧。






以下为排班表:




日期:11.09


星期三


00:00


00:30


01:00☞安影 @安影 


01:30


02:00☞枭臣 @今天枭臣也睡到王杰希了呢 


02:30


03:00☞月灰 @月灰 


03:30


04:00☞方尘 @一方星尘 


04:30


05:00☞梓芴 @梓芴笏 


05:30


06:00☞落然天机 @落然天机 


06:30


07:00


07:30


08:00


08:30


09:00☞葬歌 @葬歌江茗 


09:30


10:00☞露可


10:30


11:00☞清臣 @苦昼短 


11:30


12:00☞蝎 @蝎_注定与鸭梨共度一生 


12:30


13:00☞槐锦 @槐锦 


13:30☞修 @修 


14:00☞喻半榭 @清嘉烟霞 


14:30☞苏 @苏,喜欢雏菊 


15:00☞时尽 @时尽花散——星期天诈尸 


15:30


16:00☞今阳 @今阳 


16:30


17:00☞莫潇尘 @静闻暮雨潇潇潇尘 


17:30


18:00☞丰邑璃 @丰邑璃 


18:30  


19:00☞静静关注你 @静静关注你 


19:30☞酒精灯 @酒精灯er远笙 


20:00☞草木 @草木 


20:30☞pisces @pisces 


21:00☞谦狐 @谦狐 


21:30


22:00☞暖若安阳 @暖若安阳——杂食者 


22:30


23:00——泫安  @泫安_叶落知秋君不知 


23:30


24:00☞曲未然 @曲未然






生日场掉落:


07:06☞时尽(生日掉落保证甜233) @时尽花散——星期天诈尸 


11:09☞狐三.@Lo主






有错误的麻烦联系我纠正!


还有些老师没有选时间请尽快,没有被at到的老师麻烦把你们的id告诉我,我去at。






来干事情吧。


比心求小蓝手。



【百日王黄Day36】

Alpha与Omega异地恋能迎来美好结局吗?

 

如题,和恋人异地恋已经好久了,几个月才能见一次面,感觉心里越来越不踏实,是不是Alpha和Omega异地没法成啊?

 

 

 

王不留行

288人赞同


 

首先回答一下题主的问题,如果不考虑个人不同的客观条件与主观因素,那么Alpha与Omega的异地恋也是可以开花结果的。

 

就以我的故事为例吧,我住在B市,他住在G市,坐飞机也需要个把小时的距离。

 

第一次遇见他是在十几岁的时候,我们都还没有性别分化。他聒噪的性格并没有给我留下太深刻的印象,反倒是在分析局面的时候与众不同的切入点和恰到好处的自信,让我觉得他或许是一个会成为Alpha的人。我度过性别分化比较平稳,而对于感情也只是有着朦胧的认识。

 

后来他再来B市,握手的时候我却一点闻不到他身上的味道,也没有一点同性之间排斥的感觉,只觉得同他那双亮亮的仿佛什么都写在里面的眼睛一起,与几年前没有丝毫改变。

 

有一次他走的很急,把东西落在了我这里。他来B市的时候一直都住在离我工作地方很近的一家酒店,我就打算直接帮他送过去。就是这样一个契机让我知道了他既不是尚未分化也并非beta,而确确实实是一个Omega。在门口等了约莫一分钟以后我本以为他不在,打算寄放在前台,却听到里面传来似乎是零零散散东西落地的声音,当然还有飘来的若有似无的橘柚香,冲的我有些头脑发胀。但我十分庆幸自己多等了那么几秒钟。下楼去买抑制剂的时候我也给自己买了两片,才硬着头皮打开门把东西递了进去。

 

过了段时间我发了条短信问他怎么样,尽管那时候我就在门外站着,他回说挺好的,我薄荷味的信息素闻着还挺醒神。那时我觉得自己的抑制剂大概是白吃了。

 

回去以后我梦见他了,虽说说出来挺难以启齿的,当我又一次从有他的梦境中醒来以后,我意识到自己喜欢上他了。从告白到成为恋人是一个很快的过程,快到我自己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他牵着手拉了出去。

 

后来他因为发情期的关系在B市多留了几天,没有和一行的同事一起走,回G市的时候是我送他去的机场。

 

我说我们这样也算是异地恋,他把投靠在车窗边,想了想说异地恋也没什么不一样的,反正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谈恋爱本质上不就是这么回事儿吗,然后又问我难不成是被公司克扣了工资心疼两张机票钱,大不了他来包养我。

 

我笑笑说每个月两张机票钱还是支付的起的。

 

不知道是否能够帮助题主解决疑问,我想表达的只是如果你够爱他,他也够爱你,那么不仅是异地恋,除了异地恋以外很多很多的困难,没有什么是不能够克服的。




-END-

百日王黄day 27

*我已经是条咸鱼了我已经没有存稿了我开始慌张了()


*hp paro


*千字段子






01

 

黄少天叫王杰希斯莱特林的那个大小眼。

 

而王杰希就差把格兰芬多的傻狍子几个大字明晃晃地写在脸上。

 

简单来说,就是似乎平时擦肩而过都得相互嘲讽几句的关系。

 

比如黄少天指指王杰希的领带说上头有道折痕,然后王杰希伸出手把黄少天头上竖着的几根呆毛给捋下去。

 

 

02

 

而在魁地奇比赛即将到来的现在,斯莱特林的学生都明显感受到了环绕在王杰希身周一天比一天更严重的低气压,平时若有似无的威严愈发此刻像是完全屏障被打破了一角般释放出来。

 

以至于在拿起扫把走向比赛场地时旁边的人都能感到他如风一般的脚步。

 

 

03

 

黄少天的心情看起来也够糟的,他坐上扫帚沉默地在空中翻滚了一圈,然后在比赛开始的号令中“嗖”的窜了出去。

 

他抿紧了唇,锋利的目光像是看着势在必得的猎物,王杰希皱着眉飞在他旁边,比起以往更快的速度让风吹的他的耳廓有点疼。

 

最后是黄少天以撞上柱子为代价抓住了游走球,他示威般地朝王杰希挑挑眉,却得到对方的一声轻叹与一个结实的怀抱。

 

“我靠王杰希你放我下来!干什么干什么公众场合的,咱们可是敌人!”

 

王杰希瞥一眼他破了皮,不知是否伤筋动骨的腿,略带威胁性的眼神让他很快噤了声。

 

 

04

 

黄少天乖乖躺在病床上扎着绷带,鼻尖在刚才被冻的通红,现在也还没暖和过来。

 

王杰希走进来,一罐热饮贴上他的脸颊,黄少天抬手接过来,是他平时常喝的口味。

 

“最近生什么气呢,嗯?”

 

句尾上扬的语调昭示着主人正压抑着的怒火。

 

算起来约莫有一个星期了——黄少天躲着他的日子。

 

“王杰希……”

 

躺在床上的人吸吸鼻子,

 

“你是不是真的很讨厌我?”

 

绕是王杰希也陷入了沉默,果然这格兰芬多的教学质量不可信任,教出来的学生脑回路这般清奇。

 

“直说了吧,”

 

黄少天把瓶子捏的嘎嘎作响,

 

“我喜欢你。”

 

王杰希收回刚才自己做出的格兰芬多一无是处的评价,至少在坦诚这一点上格兰芬多确实比之其他学院有所建树。

 

“你快走快走,杵这儿干什么!我要睡觉了你看着我会睡不着的。快快快出去感受一下我们格兰芬多获胜的气氛。”

 

黄少天把被子一掀,让它服服帖帖地盖住了自己的脑袋,又翻了个身不去看旁边那人。

 

王杰希不理他,自管自地坐在了床沿,伸手摸了摸他头顶露出来的那撮金发。

 

还没等他能说什么,黄少天却是先他一步鲤鱼打挺似的坐了起来。

 

“王杰希你搞什么呢,虽说大家都是大男人是吧,但是这么暧昧的动作要是被,咳,被你喜欢的人看到影响还是不太好吧。”

 

“我什么时候多出来了一个喜欢的人了?”

 

“可是斯莱特林的人都说你已经心有所属了。”

 

黄少天眨眨眼睛看着他。

 

“那确实。”

 

王杰希站起身弯下腰吻上他的脖颈。

 

“看起来有必要让整所学校都知道格兰芬多的小狮子已经是我的人了?”








-END-

百日王黄day 16

*娱乐圈paro

*总裁X明星






〉〉娱乐八卦

 

 

主题贴:卧槽卧槽卧槽

 

 

1L

 

就去吃了个饭,回来微博都变天了啊啊啊啊啊我要静静

 

 

2L

 

楼主这标题真是一股清流我忍不住就点了进来

 

 

3L

 

抢我沙发,戳楼上菊花

 

 

4L

 

楼上打情骂俏的够了啊,好好听听楼主讲什么

 

 

5L

 

现在这时候还能啥事……我首页就是我一个刷新的时间,整个儿画风都变了

 

 

6L

 

说不定楼主讲的是他一刷新发现自己亲朋好友都脱团了呢

 

 

7L

 

楼上抬头看看这里是娱乐八卦板啊!

 

 

8L

 

这位大兄弟一定是没看出来6L这是在暗示着什么

 

 

9L

 

这时候难道不应该刷失恋了【手动再见.jpg】

 

 

10L

 

我坚信这是…嗯…真心话大冒险………

 

 

11L

 

楼上别骗自己了,他们的真心话大冒险不是这样的画风

 

 

12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这群人有毒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13L

 

别闹,我安慰我基友一晚上了

 

 

14L

 

楼上你的基友是如何那么快的相信这是事实的,我少天粉的基友到现在还蹦哒的可欢说这绝逼是开玩笑的

 

 

15L

 

前两天刚卸了微O,有没有人能告诉一下发生了啥

 

 

16L

 

报告楼上,黄少天说他脱团了

 

 

17L

 

报告楼上上,黄少天对象据观察还应该是个男的

 

 

18L

 

???????????what?

 

 

19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十几分钟前我也是如此呆若木鸡现在已经接受现实并可耻的萌了起来

 

 

20L

 

不是,真的是懵逼啊,之前一点消息都没有啊……

 

 

21L

 

所以到底有没有拔出来他对象是谁啊!

 

 

22L

 

刚才尝试着搜索了一下脱团的微博,搜出来都是嚎叫的粉丝,放弃

 

 

23L

 

说起来我们老板今天脱团诶心情特别好还给咱们放假

 

 

24L

 

真好我也想要这样的老板qaq

 

 

25L

 

等等你们看微博!

 

 

26L

 

啊,长的还挺好看……

 

 

27L

 

我觉得自己输了,真的,从各种意义上来说

 

 

28L

 

有才又多金,这什么小说里的剧情我的妈

 

 

29L

 

不不不只有我羡慕这位总裁爸爸吗

 

 

30L

 

我也想,每天早上起床都能看见烦烦的脸

 

 

31L

 

我也想过被霸道总裁吻醒的生活

 

 

32L

 

楼上有猫病hhhhhhh都脑补了什么

 

 

33L

 

回28,这当然是小说里才有的桥段,不然你会以为对面是个骗子

 

 

34L

 

诶现在微博上知情人都跑出来说话了

 

 

35L

 

这位王老板看起来挺…不苟言笑的样子,难以想象他是怎么和我天在一起的

 

 

36L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了看过的各种言情小说套路

 

 

37L

 

我现在就很好气怎么一点之前一点风声都没有

 

 

38L

 

这动作迅速程度不禁让我想到四个字,楼下你来

 

 

39L

 

???奉子成婚?

 

 

40L

 

一、一脸惊恐

 

 

41L

 

39L泥垢了,现在的社会人啊啧啧啧

 

 

42L

 

回各位,我弧长的那位少天粉基友已哭晕在厕所,边哭边抓门哭着喊着要王爸爸给他录烦烦撒娇的音频

 

 

43L

 

【真让人头大.jpg】

 

 

44L

 

黄少天要上综艺了,maybe总裁爸爸也会出现

 

 

45L

 

what??哪家动作这么快??蓝雨自家的番组吗楼上你别驴我

 

 

46L

 

不是_(:3 」∠ )_兴欣的

 

 

47L

 

卧槽我该说不愧是兴欣

 

 

48L

 

叶神快问问好好的蓝雨和尚庙怎么说脱团就脱团的!求各种过程都详细一点儿!

 

 

49L

 

我的嘴角已经开始勾起了奇妙的弧度

 

 

50L

 

而帅的人已经激动的下楼去跑圈,冷静一下大家都洗洗睡等着明晚看番组吧





-END-


【百日王黄】Sugar


*阴阳师PARO


*感谢 @不加糖的双皮奶 这位爸爸一直帮我取名字






王家这么多年下来做的都是除鬼的事儿,

 

虽说最近这方面市场不太景气,也做些别的生意,但到底都是以阴阳师的身份为荣的。

 

年轻的族长王杰希拿着符纸站在空荡荡的房子中央。

 

他在尝试召唤出传说中的式神——仅在千百年前出现过,那个在被称为王家浩劫的百鬼夜行的夜里,仅凭一剑一人穿梭于血光四溅的战场中,取下首领人头而又全身而退的男人。

 

故事流传至今已没有多少人当它是事实,提到的时候也多是一笑而过。

 

而王杰希不一样,他执着地相信剑圣并不是一个被人臆想出的英雄,他总能在阵阵头痛之后看到若有似无、飘扬的金色发尾,或是提着剑对他说声“我回来了”,而有时只是怔怔地看着他,脸上却血色尽失。

 

王杰希还没举起手,符纸却已兀自飞了出去。

 

出现在烟雾中的人有双蔚蓝色的眼睛,腰间佩剑散发出些许寒气,而身上穿的,赫然还是千百年前的服饰。

 

“哎呀王杰希啊……”

 

那人搭上他的肩,他心想或许传说中的英雄或许确实有探查到他名字的能力。

 

“你是不是变矮了点哈哈哈哈,这么多年过去没想到你倒是比以前退化了点。”

 

王杰希目瞪口呆。

 

“你们人类就是不靠谱。”

 

黄少天轻叹一声,用宽大的袖子拂过木头做得茶几,然后大大咧咧地坐了上去。

 

“我原本也是妖怪。”

 

黄少天略长的金发在后头扎了个松松垮垮的马尾搭在肩上,看的人心痒痒的。

 

曾经的黄少天是个斩鬼的妖怪,在半山腰上自己搭了个房子隐居山林日子过的也挺快活。

 

“直到有天风雪交加我碰见你来投宿,还拉着我的手问我冷不冷,然后用阴阳师帮我点了火。”

 

黄少天是性寒的妖怪,虽然不如雪女那般通体冰冷,但体温还是比正常人冷上那么几分。

 

“我想你人这么傻出去了万一被人骗到裤子都没了怎么办,就跟着你一起跑了。”

 

黄少天噗嗤笑出了声,眼里真诚地不起一波澜。

 

“后来我喜欢上你了。”

 

他跳起来,大摇大摆地就想拉开门,王杰希却不许了。

 

“然后呢?”

 

“然后啊……”

 

黄少天手已经搭上了门把,

 

“然后你说我能活的很长很长,应该找一个也能活到很长很长的妖怪在一起。”

 

王杰希的心跳的很快,他拉着黄少天的衣领子把人扯回来。

 

他的嘴唇也很凉。

 

汹涌的记忆朝着王杰希涌来,而黄少天却在下一秒化回了符纸又变成一缕白烟。

 

“小鬼你别难过啊,看看你这上辈子定的什么劳什子契约,亲一口都不行,遭报应了吧。”

 

黄少天的声音从他身侧传来,

 

“不过也没事,契约这种东西,再定一次不就行了嘛。来来来,再亲一口少天哥哥就和你定契约。”

 

“以前怎么不知道你满口花言巧语的?”

 

王杰希反握住他的手。

 

“上辈子是我命数已定,注定死在那天夜里,这不是怕你移情别恋又契约在身不方便吗?”

 

这回换黄少天愣住了。

 

“也就你不知道我修为已高,早是不死之身了,不然哪能投胎转世又来找你?倒是你……怎么忍着千百年都不出来的?”

 

“我去你的王杰希!当初谁定契约的时候说的我只能是你的式神啊!本剑圣这不是品行端正又被你迷的死心塌地的才瞎了眼的没看出来吗!”

 

王杰希凑近一点,黄少天就后退一步,直到他经历这辈子第二个吻。

 

“那剑圣大大别生气,咱们重新定个契约?”





-END-